棉花糖

【澜巍】一丝不挂(一发完)

Zephyr:

>>>澜巍,虐,就谈谈这二人的感情。顺便搞搞沈美人和小澜孩。
>>>一句话概括:百无一用是深情,不屑一顾是相思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请继续,如果不能,一键退出,谢谢






正文:


也许对于赵云澜来说,分手才是最好的结果。


不是他不爱沈巍,他爱得要命,就像他打心眼儿里的那句话一样——斩魂使又怎么了,他看上了就是他的。


天王老子也别想跟他抢。


可这次,赵云澜看上了,却不想要了。


要问沈巍是什么人?赵云澜倒也笑了几番,他看得上的能是什么人?美人,妙人,一撩就躲,也躲不了多远,就在旁边偷偷地看你,还生怕你没注意到,眼眶憋红了把你望着,垂下去的睫毛时不时忽闪两下,分明就是等你去哄一把抱两下,顺便再借机揩个油,双双乐得自在。


赵云澜自是欢喜得紧,流氓了二十几年,捞了个大美人当媳妇,贤惠温柔体贴,这日子过得滋润了不少,有成对的袜子穿,有清早的热粥喝,胃痛时还有人急得梨花带雨赏心悦目,变态如他,也免不了装装病犯犯贱。虽说美人脸皮薄如蝉翼,但撩拨起来有趣得很,床上也放得开,心里也就越发把沈巍当宝贝似的供着,要星星不给月亮的事,也就他老赵说得出来也做得出来。


日子细水长流地过,赵处长管着特调处,沈教授教着他的书,偶尔当当顾问去特调处合计着处理处理案子,绵绵长长地就像要这么持续一辈子。处里鸡飞狗跳的时候,赵云澜就把嘴里的棒棒糖抽出来递给沈巍拿着,也不管嘴角边的口水,装模作样地扮作领导教育几番,扣扣小鱼干扣扣年终奖什么的,最终的检讨会上却又一笑了事,带着一身的酒气往沈巍怀里拱,“媳妇儿啊,你可真香。”


就是香得冷冰冰的,少了点烟火气息。


也难怪,赵云澜转念又得意了起来,我媳妇儿可是斩魂使,那可算半个神仙,仙子在怀,哪儿能是些俗里俗气的胭脂水粉味儿,多不合适。


嘿嘿,这么一想,便又色心大起,手放在腰间,左拐右拐就往西服里钻,马甲衬衫全部给剥开,层层禁忌给了他几分“渎神”的快慰,指尖一转就捏到了胸口,这一摸不要紧,美人抖了两下,慌忙把赵云澜的手给拿了出去,扭头不敢看他。


赵云澜黑了脸。


指尖凹凸不平的触感和沈巍紧张得无措的表情骗不了人,这没良心的混蛋,准是等他睡着的时候放了血,说什么能量淘换,他赵云澜就不该信这个把他心肝拿去喂狗的骗子。


“沈巍,”赵云澜沉了声,把沈巍的领子合拢,酝酿了下情绪,自家媳妇不能太凶也不能不凶,今儿敢背着给你放血了,明儿就指不准敢掏心挖肺断胳膊断腿了。沈巍本就一肚子的秘密瞒着他,再不管管他这不把自己当回事儿的性子,最后出事了心疼的还不得是他赵云澜。


“云澜……”沈巍见赵云澜脸色不好便识趣地结巴了起来,讨好般的拉了赵云澜的手,一幅委屈的表情用惯了地呈在脸上,一低头一红眼,嘴唇哆嗦两下,要泣不泣地咬着。


“你少来这套啊沈巍,”赵云澜本就压着火,看到沈巍服软非但没有高兴反而觉得憋得慌,“先跟我回去,”他借着酒力把沈巍从沙发上拽起来,“饭等会再吃,我去开车,回家说。”


“云澜……”


“你他妈再委屈一个试试?”这一声震得桌子都在抖,吓得大庆一串烤鱼滋溜一下掉到了地板上躺着,沈巍显然也是被吓蒙了,站在沙发旁的身体僵直了好一会儿才放松下来,低下头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地沉默着,小郭讪讪地和楚恕之对视了一眼后又望了望祝红,最后才壮着胆子瞟了一眼赵云澜,蚊子似的翁了句:“赵处,消消气,沈教授他肯定有苦衷……”


苦衷……赵云澜冷哼一声,回头看着不说话的沈巍,按照他以往的脾气,这个时候他不光要把插嘴的郭长城骂一顿还要把接下来不服气的楚恕之也打一顿,顺手还要把大庆的毛给撸一团下来才罢休。可他突然一瞬间就倦怠了,眼前这人温润如玉,君子端方,苦到心头也一言不发,若是个外人倒能让他感叹几分真是无私奉献令人感动云云,可偏偏这人是他好不容易追到手的人,打不得骂不得也接受不得的心尖上的爱人。


这他妈是什么不对等的爱情?赵云澜几乎要被气笑了,他上辈子是对沈巍有救命之恩还是有再造之德才消受得起这份沉重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出口的感情?


“沈巍啊……”赵云澜喃喃到,这个名字仄平两声,曾辗转于他的齿间,高兴时,伤心时,情欲上头时,于他而言,这个名字带给他的除了满腔柔情别无他物,可他现在觉得这份柔情被换成了鲜血与牺牲,被换成了无数不为他知的痛苦与纠葛,硬生生地从沈巍那里塞入了他的怀中,以一种不容拒绝的姿态否定了他的所有愤怒与不解。连全天下的人仿佛都默认了,他赵云澜就该受得住这样的爱情。


他何尝不想好好地把沈巍抱在怀里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赵云澜为何就成了沈巍值得用命换的人,他又何时有了资格把沈巍占有得心安理得?


可他一对上沈巍的脸,只剩下愧疚。


他有时会觉得沈巍在逼他,逼他爱他爱得无法自拔,逼他不管最终发生什么事情都会无条件地站在沈巍这边,沈巍谈得上无私谈得上伟大吗?笑话,他明明自私到了极点,用这份爱把他裹了个严实,由不得他再看外人一眼。


“沈巍啊,”赵云澜对上沈巍湿润的眼眸,慢慢地也湿了眼眶,“你说你这么好,


我还是不要你了吧……”



——深情如丝,明明丝丝如缕,偏又说得一丝不挂。




————————————————————
#先逼逼一番:最近被tag撕逼搞得对巍澜好感直降,感谢他们中的某些人让我这个原著党成功地逆了,都是同人文,说白了都是二次创作,没人否定巍澜是官配,有些人不懂圈地自萌撞了巍澜的枪口你让别人删tag就行了,上升到人生攻击就过了,揪着不放也过了,别一来就说别人没素质没文化,我觉得您老在别人底下不停地叽叽哇哇教做人也不见得有多高贵。我在老福特也算待了一段时间,互攻无差清水这种打双方的tag我还没见过要被撕的,(再次强调什么叫同人文,我们写的都叫ooc)我可以说隔壁杀破狼吃互攻的多了去吗呵呵,踩了雷提醒一下lo主注意tag礼仪就完事了,戾气这么重不太好吧?再说了,一般同人文手都会在文的开头标明爱好的cp,各位爱看不看,产粮都是用爱发电,没人欠你,你不喜欢总有人喜欢,你硬要说别人蹭热度,再说难听点,热度还要看文笔质量呢呵呵。
本人混日漫圈,其乐融融特别和谐,偶尔爬个墙,所以有人要是不高兴了要撕,你尽管撕,不约。我对国内的圈子真的挺失望的,哪儿都可以撕起来,所以有的时候希望镇魂没火过,之前人少的时候哪儿来这么多糟心事。
如果不相信,举例子隔壁mdzs某些官配党招黑,不明白的自己多问问多瞅瞅,维护过头了,真的会败路人缘。
逼逼完毕。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p大,他们属于彼此,一切言语如觉有误,不要搞我,没结果
#今天各位也要开心地度过啊

巍澜|《春梦了无痕》

Unicorn_宸极:

开一辆儿婴儿学步车,是爱情美梦的梗


又名:那些年,沈巍脑子里那些过不了审的梦。




赵云澜从一个梦里出来,又陷入另一个梦里了。


可这个梦和祝红的梦完全不一样,他甚至觉得这不是以同一种方式做的梦,究竟是怎么被拉进来的赵云澜已经无力去想,当务之急是要怎么出去。


当他发现在这里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这个梦像是凝固在时间里一样——而且他无论怎样都没法子让自己醒来的时候。他晃晃脑袋,决定停止自残行为。天塌下来当被子盖,他赵云澜从来就是这样的人。


况且他意识到这可能是他的“美梦”,就像祝红不愿意醒来的那样,是像蜜糖一样的梦境。


可他赵云澜有什么牵挂?


赵云澜自嘲地笑着,像是不信邪一样的,抬脚向迷雾中走去。


周围的场景逐渐变得清晰起来,是他熟悉的房间,但陌生得要命,所有摆设都像他出门前看到的那样自然,但是明显地多了另一个人的痕迹。


他转头,看到坐在那里的沈巍。


温润如玉的沈巍,对他扬起了一个几乎称得上温柔的笑。


怎么偏偏是你?


天不怕地不怕的赵云澜,这时候的脚步也变得有些迟疑,他直言不讳自己对沈巍的感情,风流如他却也开始想掏心掏肺地对一个人好。


可——沈巍,沈教授,黑袍使。


像不可亵玩的神明一样,纵使他想,可又能怎样?过度地接触圣器让他捕捉到了一些零碎的、不知道是不是属于自己的记忆,人精一样的赵云澜自然不会放过沈巍望向自己的每一个眼神,仿佛是看过了千万年那样的情深——像是在看他,又像是透过他在看谁。


可这是梦啊,他想。


温文尔雅的沈巍依然看着他,眼里的深情让赵云澜几乎喘不过气来——那是一种没有克制的、没有雕琢过的感情,一下子迸发出来,直直地戳进赵云澜的心里。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做什么,被不知名的力量锢在了原地。


“赵云澜。”


他听见沈巍这样轻轻地叫他,小心翼翼的,像小猫挠过心窝一样。


事后赵云澜也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缺心眼还是单纯地被美色迷惑——他径直向梦里的沈巍走去,压住了沈巍的肩膀,透过衣服的布料传来的是属于黑袍使的发凉的皮肤,赵云澜察觉到手下轻微的颤抖和沈巍逐渐泛红的耳朵。


“沈巍啊沈巍——”赵云澜垂下头,在沈巍耳边轻声叫着,故意拖长了调子,尾音婉转,带了点风流。接着他看到处事不惊的沈巍黝黑的眼眸里闪着星光了,像是找到了什么宝藏一样欣喜。赵云澜心里一动,偏过头亲吻了沈巍那双好看的眼睛。


这一吻就像信号一样,在赵云澜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沈巍已经红着脸把他按倒在身下,毫无章法地去掠夺他的嘴唇,要拆之入腹一样,却因为怕伤着他显得有些磕绊。赵云澜咧开嘴,伸手环住沈巍的脖子,凑上去亲他的嘴巴。


一看就是知道没有什么技巧的,赵云澜洋洋得意地想,勾着沈巍的脖子去掠夺他的唇齿,直到沈巍逐渐掌握了技巧开始反客为主,赵云澜才意识到了不对,他怎么都没法转换过两人的体位,直到现在他都在被沈巍牢牢压在身下,并且伸手试图解开赵云澜的衣服。




http://a2.qpic.cn/psb?/V12k6xta2gLJu0/I6OlSPfrvl8nps3HokotGJFKhLBiwQB9h4.Efps755c!/b/dC0BAAAAAAAA&ek=1&kp=1&pt=0&bo=NgMQJzYDECcRQHc!&tl=3&vuin=970944587&tm=1531486800&sce=60-4-3&rf=viewer_311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在梦里理应是觉察不到疼痛,可赵云澜的心上确实传来了酸涩的钝痛,像是什么沉寂了多年突然爆发的感情,一点一点捶打他的心,然后在心房里发出沉闷的回响。而且被情欲勾起的舒爽也没有分毫减少,他真的有那么一瞬间分不清真实了。


“赵云澜,醒醒。”一个熟悉的声音轻轻地叫他,像是就在耳边的低语,又像是来自很遥远的地方,带着一种清冷的甘甜,像是被捂暖了的冰锥一样,化成水流过了。


赵云澜晕晕乎乎地醒来,盯着不过转了几分钟的时间发愣。




“赵处?赵处你没事吧?”功德厚到冒油的小孩儿唯唯诺诺地蹲在一旁,带着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明明是在关心赵云澜,却连正眼都不敢看。


赵云澜在他兜里的小电棍蹿出十万伏特之前随手把他打发走,却还是没有挪屁股,他就坐在原地想:好一场春梦了无痕……可是不对啊,我特么的一个纯一,怎么会在自己的梦里被压?


后知后觉又百思不得其解。




————




地底是暗无天日的,就连时间的观念都很弱,被困住的沈巍突然睁开眼睛,他察觉到赵云澜那边的状态出现了异常,却始终不能准确感知。


“你对他做什么了?”饶是沈巍也保持不住镇定,赵云澜是他的逆鳞和软肋。


“一场多么美好的爱情美梦,所有人,都会愿意沉醉其中,永生不醒。”夜尊悄无声息地出现,像是等了这场好戏很久一样,沈巍仿佛能透过那团黑雾, 看到那张和自己相差无几的脸上戏谑的表情,“我很好奇,你的梦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沈巍的眼神沉了沉,把暗涌的情绪藏在眼睛里,“我没有梦。”


“是没有,还是不敢做?谁知道那被分享了的生命,是不是把你一半肮脏的思想也带了过去。”夜尊轻笑一声,看着沈巍突然阴沉下来的脸,突然觉得心情大好,“明明,我们才是……共生啊,我亲爱的……哥哥。”


“我没有必要做梦。”沈巍沉声道。


“那太可惜了,哥哥,你不知道赵云澜在梦里,多有趣。”夜尊的声音到了最后甚至已经带上了笑。


“我不许你碰他……不许你碰他!”沈巍猛地抬头,暴怒让他青筋暴起,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好似带上了从黄泉底下爬上来的寒气,纵使夜尊还没有成功拥有实体,也被这阴冷的威压打散了点黑气,他顺势离去,留下沈巍一个人被锁在天柱。


夜尊不知道去了哪里,沈巍闭上眼,听见万鬼发出细碎的哭嚎。


——————————END——————————


好的先让我们学习一下这个成语。


春梦无痕——比喻世事变幻,如春夜的梦境一样容易消逝,不留一点痕迹。


不要用错了,我不会起名所以这是我在字典里随机选取胡诌的题目【。


最后解释一下,看到沈巍是赵云澜的梦,但是那之后是沈巍的梦,严格意义来说是两个人梦境的叠加,因为爱意太过强烈又共享了生命,所以把赵云澜给牵扯进去了,沈巍可是憋了一万年,气场(?)比较强大,这也是赵云澜没法子控(fan)制(gong)的原因。


顺便一提面面没有看到哥哥没能过审的梦,面面还是个熊孩子,要保护面面。


吃了太多好吃的肉,我来交粮票了。




微博全文补档: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61433742375365

千年系列*2

叶非夜:

※讲真2我是打算写修罗场的,然而写了一半手机报销我的文档全丢了,对,没错,包括那个凛刃《说好的媳妇儿呢》

※第一次尝试论坛体,也就这水准了

※千年的设定里大侄子的夺权过程有那么一点点复杂

※《天空城》小说是大侄子的回忆录

※关于其中对历史的思考其实我也很无奈,就像南羽都羽民没有看见大侄子杀天涯子一样,皇叔为大侄子做了多少也没人知道,毕竟不是人人都像观众一样开了上帝视角的

※写完之后才发现好像没啥jq被摸下巴

Are you really?
Go!

【号外】大事件啊!《天空城》终于开机啦!!
1L 楼主
如题,露珠打算下楼跑两圈平复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O^/
2L
抢占沙发
3L
woc!天空城?!
是那个天空城?!!!
4L
简直有生之年
5L
小新人表示完全不懂泥萌在兴奋什么
6L
撸主跑圈带我一个啊!
7L
给六楼指路
【链接】
这是我们当年听说南羽集团投资《天空城》后的讨论帖
8L
时隔五年,我们终于又听到了关于《天空城》的消息[抹眼泪.JPG]
9L
南羽果然财大气粗,包剧组一包就是五年
10L
壕无人性
11L
土豪的世界我不懂
12L
不懂+1
13L
我记得当初没拍的原因好像就是因为风总没找到他心目中的“昭帝”,宁可不拍也不愿意将就,当初XX影帝也去试过这个角色,都没被看上
14L
hhhhhh我又想起了当初《天空城》小说发布会上FTY说他最喜欢的角色不是男主景帝而是男四昭帝的时候现场的蜜汁沉默
15L
风总可是公认的昭帝第一NC粉,人家根本连掩饰都不掩饰(´▽`)ノ♪
16L
看过《天空城》的都能看出来,昭帝在里面简直苏的上天!九州全能好叔叔的设定不要太带感!和景帝的之间的叔侄情也很感动啊。
为你做了这半世佞臣。
17L
不知为何尽管天空城男女主的感情很感人但现在越看越基了…
18L
鬼知道这些年我们都经历了些什么(゚o゚;
19L
暗搓搓的来说,我是昭景党๑乛v乛๑嘿嘿
20L
楼上逆我CP的来战!明明就是景昭!
21L
景昭+身份证号!
我大景帝可是攻!
22L
这里景昭景都吃(๑>ڡ<)☆ 
不过我觉得景帝和人族珉帝也很萌啊\(//∇//)\
23L
一想起是珉帝筹划天空城撞南羽都就萌不起来他
24L
同萌不起来
25L
我还是喜欢大学期间温文尔雅的珉帝
26L
大学期间的珉帝简直国民好哥哥模式啊!
和景帝那个妖艳完全不一样!
一本正经的样子特别特别好看(。・ω・。)ノ♡
没错我就是珉帝的迷妹!
27L
港道理FTY历史不错啊!虽然天空城剧情是史向半架空,但一件一件的历史大事都能对的上
28L
就是给昭帝洗白的太厉害了,看了天空城小说后再看羽族史,少女心顿时碎了一地,说好的叔叔呢?
29L
喂喂喂历史上的昭帝也没多黑吧!
30L
我就看着那掌政七年消失的家族朝臣不说话了
呵呵
31L
28L来握手!尤其是看到某篇砖家阴谋论看文景昭的政权交迭,关于那个昭帝弑兄虐侄谋朝篡位的猜测吓跪了好么!
32L
楼上的你们不是一个人!
33L
QAQ我宁愿接受天空城叔叔忠裝反的设定
34L
景帝大婚荣侯伺机发难,荣侯可是摄政王的死忠好么!说这里面不关摄政王的事我都不信→_→
35L
如果真是那荣侯算是白死了,毕竟后来摄政王还是登基了
36L
不算白死,说不定摄政王就是要凭借荣侯的死来获得景帝的信任呢?荣侯和景帝相争,荣侯赢了摄政王说不定地位更进一步,景帝赢了他就卖了荣侯自己啥事没有
啧啧,好大一个心机婊
37L
…………
38L
…………
39L
…………
40L
…………
41L
其实…昭帝也是一代明君吧…所以为什么这么多人黑他
42L
自古明君是非多
43L
抱走我家文帝,死的早也有死的早的好处
44L
看到有人终于提到我荣侯所以特意来看看
结果
ORZ
45L
荣昭党被36L吓哭了[惊哭.JPG]
46L
冷CP党就这样被喂了一口玻璃渣
47L
都说了是野史了大家不用这么当真啦!要真像那些砖家叫兽说的那样,九州已经没有真情了
48L
讲道理我们不是在聊《天空城》终于开机的事吗?是不是跑题了?
49L
对哦
50L 楼主
我了个擦!
51L
我们歪楼了
52L
惊现楼主!
53L
楼主出什么事了?
54L 楼主
这次《天空城》,风总不仅是导演,还兼职男一号景帝风景!
55L
摔啦!
长的帅双商高经商一把好手还会导演如今又要演男一号,FTY这是要上天的节奏啊!
56L
我现在就好奇FTY看中的“风昭”是谁了
57L 楼主
不光男一号换人了,连原定的荣侯也换人了,放图你们感受一下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58L
wocccccc荣侯党瞬间被炸出来了这才是我长枪一振破敌胆的荣侯啊啊啊啊!!!我可以再舔一百遍啊啊啊啊啊啊啊痛哭涕零
59L
终于有个符合史书描写的荣侯了!天知道我有多激动!在是嚣张跋扈的权臣的同时还有多少人记得我荣侯还是那个纵横疆场的大将军啊!
60L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第三张很暧昧吗?那个和荣侯都快贴到一起去的男人是谁⊙ω⊙
61L
荣昭党突然有点儿小激动了
莫非……
62L
是风昭!
63L 楼主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这几张是昭帝的定妆照
天呐叔叔虽然看上去不好相处但超好说话的[花痴捧脸.JPG]
最后一张是我和皇叔的合照,大家不要太羡慕我哦~
64L
谁想打楼主
65L
楼上带我一个
66L
我也……
67L
话说为什么楼主要叫“叔叔”?
68L
对啊,虽然“风昭”演员看上去差不多三十了,但应该也不能被称为叔叔吧?
69L 楼主
透露一句,“风昭”和风总在现实中就是叔侄
70L
撸主你莫要驴我!FTY居然还有亲人!
71L
从来没听说过
72L
难道FTY不是孤儿吗?
73L 楼主
哼,楼主我亲耳听到的,风总叫的“叔叔”,马达,那个声音温柔得要滴出水来了,我差点儿以为是我认错人了!
74L
温柔得要滴出水来了
楼主我们认识的真的是同一个FTY吗?!!!
75L
风家叔侄颜值好高
76L
已右键
77L
我更期待天空城了有木有
78L
我只想问,叔叔你还缺侄媳吗?金融系读过研的那种
79L
那我也问一句好了,风总你还缺婶婶吗?会卖萌会暖床星辰大学毕业的那种
80L
楼上你们的节操呢?
81L
刚刚去查了下风昭和雪荣的演员资料
后者居然是雪家当家雪凛!不是说他在宁州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至于前者,只知道名字叫风刃
82L
woc!
83L
现在的大佬们越来越任性了
84L 楼主
天啦噜!已经不想说啥了
85L
楼主别停!快说!
86L
别吊人胃口
87L
别停在这种地方啊!
88L 楼主
那一瞬间,我真的以为是书上的摄政王走下来了,明明只是一个微抬下巴的动作,却带着说不出的味道来!
还有景帝和荣侯!互相彪戏看着太赞了!他们真的不是专业的吗!
景帝那种不甘隐忍和荣侯的得意讥嘲!简直附体般的演技!
89L
这段……是关于贪 污案的那段?
90L
天呐真的好嫉妒楼主!

最喜欢家长组了

阿阿一朵小红花:

为了保护侄子,摄政王委屈求全与雪凛在一起只为看到风天逸真正成长的那一刻。却不知,雪凛对他用情之深情愿供他登上王座,风刃杀了雪凛之后,日渐消瘦,这场二十年的筹谋中,外人看来他是胜了,他却觉得,自己已经输的一败涂地。

“世事如棋局,人情纸半张。有时候拼尽全力也未必得到你想要的,本王输了。”

第一次剪辑,只有这个水平了,大家将就下,另外 WB上已经被扮演雪大人的演员刘俊孝看到我剪的视频 ,表示真的太尴尬了,笑哭

黑科技,给跪了╭(╯ε╰)╮

蛋疼的蛋:

哇,冬末太太的


青玄:

安逸尘,逸尘,毫无PS痕迹。直教人生死相许。太美好了。来源见图上ID,侵删。

台風完結文存薦

大哥說了涮:

  • 紅心藍手關注請獻給原作者!!!

  • 這裡都是已完結的。

  • 沒放台風衍生或RPS,但作者可能有寫。

  • 有缺有漏有錯一定都是我智障,請不要客氣。

  • 標記:▼AU;★lo主特喜歡的;

  • 最後整理日期:2016/5/15 這次好多刀......


我要被lofter的格式氣死了!!!為什麼有些空行刪了八百次都刪不掉=A=


作者:阡陌花开  


作者:事如春梦了无痕 (主頁有文包)

作者:Pulicia 

作者:姜晋 

作者:Silly_Auntie 

作者:太湖逆步 


作者:牙普诺夫•李 

作者:八宝粥 

作者:污水厂黄秘书 


作者:七宝/我比二宝多五宝 

作者:__徐卷卷 (主頁有文包)


作者:无舟 


作者:养肥那只东都汪 


作者:不知火 


作者:yedo野渡 


作者:黑椒牛柳鱼头豆腐汤

作者:醒醒啊四毛 


作者:明明w 


作者:大毛二毛小明 

作者:好梦难竟啊。 


作者:Sampat 


作者:Soldier Game 


作者:美國富士蘋果。 


作者:lilikou 


作者:沙夜&SAYA 


作者:格仔 


作者:肉联厂长萨南吱 


作者:不催不写斯基 


作者:白兔喜欢小胡子 


作者:猫儿哥哥 


作者:-橘里无橘 


作者:散客

 


作者:龙须席


作者:百病始生

 


作者:来一碗红烧牛肉面 


作者:光头老司机 


作者:凌野     (AO3主頁)     

    請一定要細看文前說明

    請一定要細看文前說明

    請一定要細看文前說明 


ˇ整理中ˇ

作者:正在减肥的鱼念 


作者:翻滚的发财球 


【鲨美】Sometimes When We Touch(完)

我们相遇太早 却爱的太迟

Bradlin:

*这篇文就是我对鲨美的理解


*开头和结尾引用自塞林格的《破碎故事之心》


*@世界第一可爱cei 你个辣鸡




 




       “There are some people who think love is sex and marriage and six o'clock-kisses and children, and perhaps it is, Miss Lester. But do you know what i think? 


       “I think love is a touch and yet not a touch.


 


 


 


 


       Michael很小很小的时候,小到他几乎要记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时候。在他的记忆里,只有窗外折射进来的朦胧的柔光,插放在花瓶上散发着香气的白百合,和母亲将他抱在膝头上的触感。


       他却很清晰地记得母亲边小声朗读手上的书边轻轻晃动身子。就在他将要进入梦乡的时候,母亲忽然拍拍他的额头,然后指着书里那句话一字一句地读给他听,“Mikey,你知道霍根施拉格先生为什么要这么对莱斯特小姐说吗?”


 


       那时被叫醒的他朦朦胧胧地揉揉眼睛,还没搞清楚地仰头,“我不知道,妈妈。霍根施拉格先生是谁?”


 


       “唔……是一个喜欢莱斯特小姐的人,我想。”


 


       Michael扭着头想了想“喜欢”这个词的意思,又回想了母亲刚才朗读的内容,小小的脑袋里思索了一会,然后很开心地仰起头,他觉得那肯定是个十分正确的答案。


 


       “妈妈,是因为霍根施拉格先生还不够喜欢莱斯特小姐。”


 


       那时Michael这么以为,一直到很久的后来他仍旧这么以为。


       直到他遇到了James。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James,他和他穿了一样的T恤——纯白的,不掺任何杂质的纯粹的颜色。那时候James坐在桌子的那一头,他的正对面,专注在导演的讲解和手上的资料。到最后,他们在那一次的会议上,所有的交集只有会议期间不经意的一个互相点头和散会时的握手。


 


       电影开拍之前的一天,他骑着摩托车在伦敦街头兜风。摩托车的头盔很大,视线也常常因此被限制,可是那天他就是看到了。


       “James!James!McAvoy!McAvoy!”


       Michael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开着摩托车在James身边停下,那时后者正笑着看他,蓝得不可思议的眼睛里盛满了细碎的笑意。


       “Hi,Michael.”


 


       电影正式开拍以后,他才发现James是一个……远远超出他外表的人。他从来捉摸不透那双蓝眼睛里蕴含了多少宝藏。


       在James带领着他们用BB枪围攻Jennifer和嘴上跑火车的时候,那双蓝眼睛里满是势在必得的狡黠;当他举着双手和自己练拳的时候,那双蓝眼睛里又全然地充满温暖和明亮;而在对戏时,他能从那双蓝眼睛里看出关爱的、稳重的、对他人的慈悲之心。


 


       Michael到底想不通,他从来没在别人身上看到过这样一双将清澈和深邃融合得如此完美的眼睛。


       除了James。


 


       他曾经在拍完沙滩那场戏之后问James,Charles和Erik怎么会走到这种地步?


       James那时正低着头拍掉身上的沙子,他手上的动作一顿,大概这么过了十来秒才抬起头看他,那双眼睛里充满着Michael看不懂的情绪。他只记得,那里面有什么晶亮的东西在打着转。


 


       “我不知道Michael,我不知道。”


    


       他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也像所有的好朋友一样喝酒聊天出去玩,除了,James从没在Michael面前喝醉过。他总会在Michael喝到倒数第三杯的时候起身,然后拍拍他的背,“Sorry Michael,我得回家了,我妻子在等我。”


 


       噢是,James已经结婚了。Michael总是笑着点点头。


 


       在宣传《X战警:第一战》时,记者问他们怎么描述Charles和Erik之间的情谊,Michael正想开口,James却抢了先。


       他说:“在你面前描述这个问题可能会令我们有点不舒服,因为这段感情在银幕外也是如此真实。”


 


       Michael一直盯着James,于是他说出这句话时所有的眨眼挑眉嘴角上扬都深深刻在了Michael的眼睛里。他一时就着了迷。


 


       “Sometimes when we touch,the honesty’s too much.”


 


       他全然没有反应过来,恍惚中只看到了James在他旁边笑得前俯后仰。那双眼睛笑得眯了起来,将里面清澈得摄魂的蓝色藏得严严实实,一丝不漏。于是Michael也在James的笑中笑了。


 


       他笑,又忽然就有点悲伤。


       鼻尖好像漂浮着白百合的香气。


       他想问James。


 


       你觉得爱是什么?


 


 


 


 


       在《X战警:逆转未来》开拍以前,Michael一直没有联系过James。大概是因为太过忙碌,又大概是因为他找不到理由,或者大概是因为不敢。


       他甚至在那段时间里找到了那时脱口而出的歌曲出自哪里。当他听到第一句歌词的那一刻,Michael忽然笑了起来。一开始是很轻的笑,渐渐变得大声起来,后来他捧着肚子笑得喘不过气,却也停不下来。


 


       到最后他笑得瘫倒在地上,终于再也没有动弹的力气。他望着天花板,视线逐渐朦胧起来。眼角忽然一热,有什么温凉的东西顺着脸侧慢慢滑落。


 


       已经播完一次的歌曲又开始重新播放,刚好播到第一句。


 


       “You ask me if I love you?”


 


       Michael想,真是刚好。


 


       这之后,他们当然还是重逢了,那双蓝眼睛依旧那样清澈又深邃。他们和从前一样相处着,Michael有时甚至会在James静静地看着剧本时觉得,他们还停留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仿佛下一刻James会抬起头来,他们不经意地交汇了视线,然后互相点点头,再彼此礼貌地错开。


       Michael甚至觉得,那样说不定更好。


 


       “你知道吗Ian就这样直接伸手捧着我的脸——”Michael正侧头看着James,微笑着听他眉飞色舞的描述。忽然,他也转头看向自己,接着James的手开始向自己的方向伸过来,缓慢地,带着笑地,那双蓝眼睛亮晶晶地注视着自己地——


       Michael觉得James的动作被无限地放慢,仿佛它不能被时间束缚。


 


       终于,脸侧一热,Michael觉得右边的脸颊好像被什么完全包围,温暖又令人眷恋。可是下一秒,还没等Michael反应过来,那份温暖就迅速地消失了。以致于Michael迫不及待地开口,“再做一次,”他近乎惶恐地碰了碰James,“再做一次。”


 


       然后那份温暖如愿以偿地再次贴上了他的脸颊。Michael将视线从James身上错开,他在尽心尽力地做着令人发笑的表情,却在心底悄悄地、小心翼翼地感受着脸上那片温暖。


 


       他有点意外,James的手掌很柔软,也很温暖,还带着一点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


       令人着迷又眷恋,舍不得放开。


       Michael想,怎么放得开——


       如果他抓得住的话。


 


       如果——


 


       那个访谈里,他坐在了沙发边上,而James坐在沙发上。虽然中间隔了两个人,但只要James一回头,看到的就是他。Michael甚至将手撑在了James位置后面的沙发背上,他觉得那会使他离他近一点。


 


       他坐在后面看James回答问题时后脑勺一动一动,可爱的苏格兰口音洋溢在耳边,还有他时不时的回头——只要他回头,Michael都能看到那双清澈的蓝眼睛里满是笑意。


       Michael渐渐有点迷醉,这样美好的光景几乎令他晕眩起来。


 


       恍惚之中,他看到James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放到了后面,搭在了沙发背上,就在离他的手不到五公分的地方。


 


       太近了。


 


       Michael的心脏猛地收缩起来,“砰砰砰砰”地在胸腔里闹个不停。他几乎能听到自己骤然变重的呼吸声,然后他的手指开始颤动——


 


       不,不能。


       他的手开始缓慢地朝前移动。


 


       不,你不能,那是James。


       他的手指已经微微抬起,定格在另一只手的上方,Michael甚至能感受到指腹下散发的属于另一个人的体温。


 


       Michael闭上了眼睛,尽量不动声色地深深吸了一口气。当他再睁开眼的同时——


       他的手指轻轻地搭在了James的手指上。几乎是与此同时,他感受到触到的手指立即僵了一下,连同那一瞬间的颤抖。


 


       不……


 


       Michael渐渐地,渐渐地,最后握住了那只搭在沙发背上的手。他甚至能用拇指触碰到那只手的手心,然后在那个柔软的地方轻轻摩挲。


 


       James没有动弹过,他只一直将手这么搭着,于是Michael几乎要沉醉在那个柔软的触感里。如果这是梦,他想,希望这个梦永远不要醒来。


 


       有什么冰凉生硬的东西硌到了他的手指,Michael感觉到。


       如果这是梦——


       但它却如此真实。


 


       那天晚上,他们都喝醉了。Michael记得,James终于在他面前喝醉了一次。他们疯狂得一起坐在酒店的消防楼梯台阶上,脚下堆着数不清的酒瓶子。


 


       James吃吃地笑着,眼睛睁不开地将头靠在他的肩上,抓着酒瓶口齿不清地说:“Michael……你可真大胆,我们可是在摄像机前呢……”


 


       Michael转头将下巴抵在James头顶,他眯着眼看他的左手,看有没有那个冰冷生硬的圆环,然而他失败了。于是他晕乎乎地将头往下探,他记得他有什么想要问James的。


       Michael费力地在变得一团浆糊的脑子里寻找,他想起了他们的点头,想起了那场沙滩戏,想起了James对他说“我得回家”,想起了他的手在他脸上的触感。最后,是母亲将他捧在膝头上时朗读的内容。


       他终于想起来了。


 


       “James,你觉得爱是什么?”


 


       伏在他肩头的James忽然笑着站起来,他笑得越来越大声,笑到全身都在颤抖,笑得几乎歇斯底里。Michael仰头用涣散的视线望他,他觉得那十分熟悉。忽然,James蹲了下来,他将脸埋在双手中,伏在膝盖上。


       然后Michael听到他闷闷的声音传出来——


 


       “你觉得呢,Michael?”


 


       过了一会,他又哽咽着抽噎着执着地重复。


 


       “你觉得呢?”


 


 


 


 


       他们在数不清的黄段子和玩笑中愉快地结束了宣传期,James和他仿佛心照不宣地将那晚深埋于心。和彼此在一起的他们,总是快乐的,令人羡慕的。


       Michael不禁微笑着想,这很好。


 


       之后,他们如期完成了《X战警:天启》的拍摄,为他们三部片子的合约划上了一个完满的句号。因为档期的问题,他在拍摄结束后就迅速地投入了另一部片子,甚至因此缺席了这次的所有宣传。Jennifer后来因为这个在他们的群里狠狠数落了他一番,而其他人则和James一样发了个微笑的emoji。


 


       那天Michael在新片场刚通过了一个镜头,他在自己的位置坐下喝了口水,看着一旁的ipad,忽然就冒出了个念头。他键入几个关键字,然后点开了其中一个视频。


 


       Jennifer换了个发型,这发型很适合她,Michael想,他们的Jen还是一样的开朗大方。然后他将视线移到了旁边正在比划着手势回答问题的人。


 


       他的头发开始长长了,但是还是有点短,显得很年轻。他还是操着那口可爱的苏格兰口音,虽然那有点难听懂。他依旧熟练地讲着大家都热爱的黄段子,肆无忌惮地开玩笑。


       Michael嘴角微微勾起,一切都还是老样子。


 


       “Michael!准备下一场戏!”


       “好的!”


 


       他回答了一声,拿着手中的iPad准备放下,忽然——


 


       “Sometimes when we touch.”


 


       他猛地回头盯住那方小小的屏幕,却发现进度条已经走到了最后。他死死抓住ipad,因为太过用力手指都开始泛白。


       他抬起另一只手,伸出食指停留在播放键上,只需要持续0.01秒的、轻轻的触碰,那个画面就会再度鲜活起来。


 


       可他终究将手指从那里抽离。


 


       “Michael!”


       “来了!”


 


       他起身,将ipad放下,向前走去。走出两步之后,又回头看。


 


       这应该是最好的了,不是吗?


 


       Michael终于回过头,迈着大步走了出去。


       再不停留。


 


 


 


 


       “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钟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莱斯特小姐。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


       “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END




 

今年不可不看的电影··美人鱼

星爷今年的电影美人鱼的确比往年更加明显的在电影里点出了他所关心的问题,而不是如往年那样略隐晦,看完电影最大的感想就是-----未来的世界会不会就只剩下人类····

霞光里面的美人鱼很漂亮,穿梭的人们捕鱼的各种场景略显血腥,却又实实在在的在人们身边上演~~~~~

片中各种特效也逼真漂亮,特别的老美人鱼的七彩鱼尾让人惊艳···


话题太过沉重先略开不提,今年其他 的其他电影让人失望,澳门风云所有的钱都给大腕了吧  基本没有什么剧情  今年的主题就是炫酷和唱K 。

三打白骨精 所有的钱都给特效了吧,比起去年的西游今年的特效更加出众,就是看完后非常不爽,这般唐僧太多话多事却比不到罗家英的啰嗦唐僧让人会心一笑,一头浅绿?的装扮更让人吐槽,孙悟空个性被弱化,反倒是八戒和沙僧更显出彩。

功夫熊猫基本没有什么大变化  和往年一样就是成长 打怪。